影舞炫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362章 人生若如初见(番外+彩蛋),恶魔大佬她贤良又淑德,影舞炫雅,笔趣阁小说入口),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2046年,s市。

别样红缓步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她的目光看着这条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街道,默默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心中涌起一阵的惆怅。

离开了这里26年,她走出魇圄的第一刻,最想回到的就是这里。此时,她回来了,可是,她最想念的那些人还在吗?

她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这个问题,想了良久也不得所解。她缓缓吐出一口气,慢慢闭上眼睛,用心感应着,她想从这些感应中寻找到他的信息,哪怕是一瞬间的,哪怕是稍纵即逝的。

突然,她的心一颤,她立即睁开眼睛,目光看向一个站在对面十字路口的身影。

对面的人身材有些消瘦,但依然挺拔,头发花白,但依然浓密,他的脸庞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但那双炯然的眼睛依然明亮如星。

“是他!”别样红嘴唇有些颤抖,嘴角慢慢弯起一抹弧度,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视着对面的人。

绿灯亮起,人行道上穿行着来来往往的人。

别样红看着那人越来越接近自己,不禁泪眼迷蒙,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强烈。

见面的第一句说什么?好久不见?还是别来无恙?

就在她踌躇不定的时候,那个身影与她擦肩而过,不曾瞥视她一眼,视她如空气一般。

别样红转过身,看着那人的背影,觉得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异样,目光看向他拖行的右脚。

“他的脚……”

看着那一停一顿慢慢走过人行横道的背影,泪水在那一刻涌出眼眶,她明白她错过了他的负伤,错过了为他及时治疗,错过了很多关于他的一切。

就在这时,一张纸巾伸到眼前。别样红的目光从走远的背影上收回,落在那张纸巾上。

随即耳边响起一个男声:“擦擦吧。”

“你……?”别样红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他的容貌依稀透出几分熟识感,她迟疑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南阿姨,真没有想到,我还能再次见到你。”眼前的男人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纸巾塞进别样红的手里。

“阳阳?!真的是你吗?”别样红的眼神中透出很多复杂的神情,最后她微微一笑:“你长大了,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可我一眼就认出了你。”左逸阳又走近一步,将别样红上下又打量了一番:“南阿姨,你居然一点都没有变,还是26年前的样子。哦,想必罗姐姐、灵姐姐还有顾启明,他们也是一点也没变吧?他们还好吗?”

别样红嘴角的笑容慢慢收回,看着左逸阳的脸,声音低沉:“是啊,我们还是以前的样子,可你和……”她顿了一下,抿了抿嘴角:“可你们都变了。”

“是的,我和叔叔都变了很多,可有些东西一直都没有变。”左逸阳的眼里充满了泪水:“比如说,对南阿姨你的思念,我和叔叔从来都没有变过。”

别样红听着这句话,眼泪再次流下来,她跨前一步,想要将左逸阳拥入怀中,手臂却在半空中停住。

“你……,你怎么可能还记得我?”

面对这个疑惑,左逸阳用手背将脸颊上的泪水擦去:“因为,我学会了罗姐姐教的魔法,我的记忆早就恢复了。”

别样红怔怔地看着他:“你是指你的心理感应。”

左逸阳点点头,看着仍然不确信的别样红淡淡地一笑:“南阿姨,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我想,你也很想知道这些年叔叔的情况吧。”

……

一间咖啡厅里,别样红和左逸阳对面而坐,两人的面前都摆放着一杯咖啡。

别样红望着杯口处缓缓升腾起的热气,耳中听着左逸阳长长的讲述——

他的第一次换牙闹了一场虚惊。那天早晨他和往常一样刷牙,却吐出了一口带血的泡沫,而当时爷爷和奶奶不在家,这下可吓坏了叔叔。叔叔抱着他飞奔到医院,做了所有可以做的检查,结果杨凯叔叔苦笑着说,他只是掉了一颗乳牙。

他上一年级的第一天,本来说好全家送他去上学,可叔叔因为工作头一天晚上没有回家,只能由爷爷奶奶送他。他一直在校门口等,直到上课的预备铃都响了,还是没有见到叔叔。就在他很失望地走进校门时,突然身后就传来叔叔的喊声,叔叔隔着伸缩门嘱咐他要好好学习。

小学三年级他参加运动会800米跑步拿了第一名,他把那枚奖牌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叔叔,至今,这枚奖牌还被叔叔收藏在书柜里。

小学五年级他第一次打架被老师叫家长,叔叔阴着脸从老师的办公室出来,一路上没有说一句埋怨他的话,只有在进家门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打人是最笨的解决事情的方法,希望这个笨方法你只用一次就好。之后,他记住了这句话,他再也没有打过架,遇到问题都是用聪明的办法来解决。

听到这里,别样红不禁问道:“你用的聪明的办法是什么?”

“南阿姨,你难道忘了我最擅长的是什么了?”

别样红一怔:“你是说……,你的心理感应?”

左逸阳得意地点点头:“我的心理感应可是经过你和罗姐姐的调教,对付那些对我不友善的人从来没有失手过。”

别样红听罢,语重心长地嘱咐道:“你的心理感应要用到对的地方,千万不要用在不该用的地方。”

“你放心,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别样红舒心地一笑,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的记忆被消除了,为什么会突然恢复呢?”

左逸阳喝了一口咖啡,接着继续讲述——

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他淋了一场雨,连着发烧三天,烧退下后,他发觉自己的脑海里突然多了很多记忆,那些记忆中总是有一个人的影子,或是在家里忙着洗衣做饭,或是在游乐场陪着他玩耍,或是在魔法城堡里和他一起打游戏,或是在萌宠乐乐园里和他一起逗弄小兔子……

随着这些记忆的回归,那个被消除记忆的夏日里发生的一切,他全都想起来了。他把这些事情告诉叔叔,却发现叔叔在听了这些事情以后,不但没有唤醒他的任何记忆,反而让他陷入更深的迷茫和失落之中。

看着这样的叔叔,他不敢再提及那段被消除的记忆,他将那段记忆深深埋在自己的心里。

别样红听完点点头:“应该是你本身具有的心理感应,在特定条件下唤醒了被消除的记忆。”她伸出手拍着左逸阳的手背:“阳阳,给我讲讲你的初中、高中、大学都是怎样的?”

左逸阳接着向她讲述自己的事情:从小学毕业讲到初中毕业,又讲到高中毕业,最后讲到大学毕业。

别样红静静地听着,嘴角的笑容时而出现。当听到左逸阳大学毕业后做了一名心理医生后,她终于忍不住轻声失笑。

“南阿姨,你笑什么?”左逸阳好奇地问道。

“我是没有想到你会做了心理医生。想当初,你自己也是一个心理患者。”

“我想用自己的特长来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阳阳,你做对!我相信,你一定会帮助很多有需要的人,你会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心理医生。”

“我的确帮助了很多人,但是我并不是优秀的心理医生。”左逸阳的目光徒然黯淡下来:“南阿姨,有一个心理患者,我使用了很多办法,依然没有使他康复,甚至也没有任何的好转。”

别样红几乎是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她有点不知所措地避开他的眼睛,将目光看向一旁。

“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左逸阳看出她的逃避,可他并没有要逃避的意思,接着说道:“你消除了我和叔叔的记忆后,我们回到了往常的生活中,看似一切正常,可我和叔叔的心里总是觉得有一种说不明的感觉,那种感觉有时是似曾相识的熟悉,有时是莫名的失落,我们都觉得生活里似乎少了什么,可少了什么,我们都说不清楚。起初,叔叔以为是杨萱阿姨的离世带给他的感觉,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清楚的知道那种感觉不是因为杨萱阿姨。”

左逸阳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后,再次开口:“之后,叔叔就开始看心理医生,他想通过治疗找到有这种感觉的原因。可是治疗了很多年他还是没有找到。”

“南阿姨,你知道吗?”左逸阳讲述的语气徒然变得激动起来:“你虽然消除了叔叔对你的记忆,即使他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可在他的心里他一直没有忘记你。他不止一次地说过,他的心里藏了一个人,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可是他把那个人藏得太深了,深得他自己都不知道把那个人藏到了哪里。”

别样红听着这番话不禁潸然泪下。

“南阿姨,你这次回来应该去见见叔叔。”左逸阳一边给别样红递纸巾,一边说道:“今天,叔叔让我回家里吃饭,不如你和我一起回去。”

“没必要。”别样红淡淡地回道。

“为什么?难道你……”

“他已经不记得我了,我的出现只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困扰。”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不语,不约而同地喝了一口咖啡。

别样红放下咖啡,将目光看向左逸阳,片刻的犹豫之后,轻声开口:“阳阳,你可以给我讲讲他的事情吗?”

左逸阳目光凝视着别样红:“叔叔的事情并不好。”

“他发生了什么?”别样红的神情有些紧张,接着追问道:“我看到他的腿……,他怎么会成这样?”

左逸阳脸上也现出惋惜和不忍的神色:“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叔叔在一次执行任务当中,被子弹打中了右腿,因为医治不及时,所以就……”

别样红的心猛然一揪,攥紧手中的纸巾,默然不语。

“由于腿部受伤造成的残疾,叔叔就从刑侦一线退到了二线,负责一些后勤保障工作。工作岗位调动后,叔叔整个人消沉了很多,爷爷和奶奶看着只能心里着急,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两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

良久,别样红又问道:“之后呢?”

“日子就那样过呗,照常上班、下班,叔叔倒是不怎么加班了,回来陪我吃饭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他……”别样红轻轻咬了咬嘴唇:“他没有结婚吗?”

左逸阳摇摇头:“有些人认识了,就会记一辈子。”

“可他根本不记得我是谁,那只是一种飘渺的感觉。”

“那又怎样?叔叔坚定,那个藏在他心里的人是他爱的人,他的心不可能再装下另一个人。”

别样红彻底怔住,泪水泉涌而出。

“南阿姨,你应该去看看叔叔。”左逸阳缓缓站起身:“我到时间去接我女儿放学了,叔叔还住在老地方,我希望你能去看看他。”

……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忙碌了一天的s市,在宁谧的夜幕下呈现出另一种繁华的景象。

别样红走在小区的石子路上,目光所及之处已没有了往日熟悉的事物,看着这些陌生的事物,她的目光看向小路的尽头,那里伫立着一栋楼房,她的目光沿着楼层依次上移,最后停在27楼的一家阳台上。

看着那家阳台上的灯光,她心里再次惆怅若失,曾经在那户人家里发生的一幕幕瞬间涌上了心头。

这时,旁边的一条小路上走过来三个人,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女孩,看着三人手拉手走过来的样子,显然是一家三口。

小女孩年龄四、五岁,穿着一件漂亮的、杏黄色的连衣裙,扎着一个丸子头,背着一个斜挎的黑色小包。她一边走,一边不时地抬起头左右看着拉着自己手的两个大人。

别样红看着那个小女孩的装扮,觉得很是眼熟,再看那个小女孩的样貌,也很是眼熟。她不禁将目光看向小女孩身旁的两个大人。

男人是左逸阳,女人眉眼间透出熟悉感,别样红凝神看着女人,目光在她和小女孩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番,嘴角立即浮出会意的笑容。

“原来是顾芃芃,真是没有想到阳阳和她走到了一起。还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女孩。”

小女孩看着已在眼前的单元门,甩开左逸阳和顾芃芃的手,快步跑向门里。

“沐晨,不要跑,小心跌倒了。”顾芃芃紧追着小女孩向着单元门跑去。

左逸阳立在原地并没有追上,而是环视着周围,像是在找寻着什么。

别样红急忙使用隐身的异能消失不见。

片刻后,顾芃芃抱着小女孩从单元门里探出身子,问道:“逸阳,你站在那干什么?快进来呀。”

左逸阳没有回答她的话,仍然四处观望着。

“你四处看什么?”顾芃芃再次问道。

“没什么,我约了人一起来看叔叔,想看看她来了没有。”

“约人?约了谁呀?”

“一个……”左逸阳思忖着回道:“嗯,一个长辈吧。”

“一个长辈?谁啊?”

“嗯……,你不认识。”

顾芃芃抱着小女孩走回到左逸阳身旁:“你们约了几点?我和沐晨陪你一起等吧。”

左逸阳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小女孩额头上的汗:“不用,你们先上去吧。我自己等着就好。”

“好,沐晨出了一身汗,我先带她上去洗洗。”顾芃芃说完,转身抱着小女孩走进单元门里。

左逸阳站在单元门口的小路上继续等待着。

二十分钟后,他的手机响起来,接通后传出顾芃芃的声音:“逸阳,你等的人还没有来吗?沐晨洗完澡了,叔叔也做好饭了,就等你回来了。”

“哦。”左逸阳又看了看手表:“我等的人应该是不来了,我这就回家。”

他收起手机转身走向单元门,一只脚踏进门里,他再次转身看着身后的小路,目光中尽是失望的神色。

等到左逸阳的身影消失在单元门里,别样红重新现身。她的目光再次看向27层的那家阳台。

……

左逸阳走出电梯,走到2701室的房门前,刚想按响门铃,房门被拉开。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左逸阳弯腰将小女孩抱起来,在她的小脸蛋上使劲儿一亲:“小宝贝,是不是饿坏了。”

“嗯。”小女孩点点头:“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现在就可以。”左逸阳抱着小女孩走向餐厅。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厨房里走出一个人,正是左逸阳的叔叔——左锋。

他手里端着一盘菜,一边摆在餐桌上,一边说道:“芃芃说你在等人,还是来看我的。”

“哦,有事不来了。”左逸阳将小女孩放到椅子上。

“不来了?是谁要来看我?”左锋好奇地问道。

“是张医生,下班时正好通电话,我说起来你这吃饭,他说也要来。”左逸阳解释道。

“是张克文啊,我好久没有见他了,他为什么不来了?”

“临时有个病人。”

左锋点点头,拿起分食盘,看着小女孩,笑着问道:“沐晨,你想吃什么,二爷给你夹。”

小女孩急忙伸出小手:“我要吃这个,还有这个,那个也要。”

顾芃芃在左逸阳身边坐下,用手臂轻轻碰了碰他,接着小声说道:“张叔叔我认识的,你要等的人不是他吧?”

左逸阳握住她的手,目光看向正在给小女孩夹菜的左锋:“不是张医生,是叔叔的一个故交,我以为她会来的。”

顾芃芃听得不明所以,用目光询问着。

左逸阳微微一笑,搂住顾芃芃的肩头靠近自己,接着小声说道:“叔叔一直有心结,我想他见到以前的人或许就能打开心中的那个结。”

“会的,我相信叔叔会好起来的。”顾芃芃安慰道。

“会吗?”左逸阳在心中问着自己:“如果南阿姨在,如果她从来没有离开,叔叔一定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他一定会比现在幸福快乐得多。”

……

别样红站在楼下,使用极目将2701室中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她也听到了左逸阳的心声。

“如果我从来没有离开,他一定会比现在幸福快乐得多吗?”她在心中问着自己,慢慢转身沿着小路向前走。

走着走着,她抬起头看着一片绿地上的几棵大树,它们在地灯的照射下显得更加得苍劲有力,生机盎然。

她凝神看了一会儿,径直朝着一棵大树走过去。抚摸着粗糙的树干,她的脑海里呈现出当初种植它的情景——

“我来浇水。”

“阳阳,慢点儿。”

“接下来还要干什么?”

“不用再干什么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这就完了?”

“小朋友,写上你的名字,以后啊,这棵小树苗的主人就是你了。”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呀?”

“这一行是认领人的名字。这是认领的时间,今天是2020年8月28日。这最后一行是寄语,阳阳,你想对小树苗说什么呀?”

“嗯……,我希望小树和我一起,快乐地长大!”

“好,就这么写了。”

“看,我们三个笑得真好看。我觉得我们三个人长得特别像一家人。”

“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啊。”

“诶呀,还是我们家阳阳会说话。”

“我们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了。”

“哈哈!”

当年欢乐的笑声再次回荡在耳边,别样红的眼中早已泪水充盈。她看着头顶郁郁葱葱的树冠,心底升起一个声音:“如果还有机会,我们还可以不可以……”

……

喧闹的夜幕下穿梭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别样红随着这些人群,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不知道脚下的路通向何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向何方。

突然,身后疾走过来一个人将她撞了一个趔趄。

“对不起,你没事吧。”那个疾走的人急忙停下脚步,对着别样红歉意地说道。

别样红微微摇头,目光在看到那人时,不禁怔住。

那人是个年轻的女孩,别样红并不认识她,可让她发怔的原因是那个女孩的一身装扮。

高耸直立的发髻,熠熠生辉的步摇簪花,细细弯弯的柳叶眉,祥云状的花钿,外眼角处的斜红,樱桃般的小巧唇形,微微嵌入梨涡中的面靥,飘逸的齐胸襦裙。

“这,这是唐朝的妆容和服饰。”

女孩看着发怔不语的别样红,再次追问道:“你没事吧?”

“没有。你……”别样红用手指上下指着女孩:“你这是……”

“哦,我约了人去前边的酒肆喝酒,走得匆忙了,不小心撞到了你。真是对不起啊。”

“酒肆?”别样红听着这个名字,心中更加好奇:“是指酒吧吗?”

“对,是古风的酒吧。就在前边不远。”女孩指着前边不远处回道。

别样红顺着女孩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不远处有一栋碧瓦朱檐的三层建筑。建筑的西南角立着一根足有二层楼高的望杆,杆上扯着巨幅的酒旗,随风飘展中,“神都酒肆”四个大字在酒旗上若隐若现。

她顿时被这四个字吸引,不由信步朝着那三层建筑走过去。

近观这栋三层建筑,窗棂楼台古朴典雅,栋梁雕花精美绝伦。每一层有六个飞檐,每个飞檐下都吊着一串铜铃,微风吹过,铃声脆响,煞是好听。

“客官,您来了,里面请。”门前招揽生意的人,也是一身古装打扮,他躬身作揖将走到门前的人引入门里。

神都,酒肆,客官,这些词突然一个个进入耳中,让别样红恍惚间像是回到过去的某一个时刻。

“客官,您里面请。”又一个小二模样打扮的人走到别样红的跟前,躬身作揖道。

“我……,这里……”别样红还没有回过神,目光无措地看着门里。

“哦,您是第一次来我们酒肆吧?”小二似乎看透了面前人的心思,微笑着解释道:“我们这里是古风酒肆,来这里的人都会穿着汉服,哪个朝代的都可以。”

“汉服?”别样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

“没关系,您是第一次来,不穿汉服也可以。”小二又是一躬身,做着“请”的手势,接着说道:“客官,您里面请。”

别样红微笑颔首,抬脚迈过门槛,进入酒肆。

……

酒肆中,中间是一个宽敞的厅堂,厅堂里摆放着若干木制桌椅,三三两两的人围坐在其间。厅堂的尽头是一条台阶,直通二楼和三楼。

“客官,这一楼随便坐,二楼和三楼是包间,您是一个人来的吗?”跟随在身边的小二问道。

“我一个人,就在一楼吧。”别样红的目光看向一张空桌子。

“客官,您到前柜兑换一下银子,我们这里只用银子结算。”小二指着右手边的一个方向,好心地提醒道。

“哦,谢谢”。

……

别样红用兑换来的银子买了一壶酒和一碟花生米。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樽,浅浅品了一口,这酒的味道有些甜腻,应该是自酿的,醇香略显不足。虽然酒味不佳,但置身在这样的环境中,她仿佛回到了过往,心情舒畅,嘴角不禁弯起一抹笑容。

就在她思绪追忆之时,一个稍带迟疑的女声传入耳中。

“山里红,真的是你吗?”

“山里红?”听着这个称呼,别样红一怔,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曾经这么称呼过自己,难道是……

她急忙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正用吃惊加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

别样红看了那女人一眼,便也用吃惊加不可置信的眼神回望着她:“苏……,没有?”

女人立即走到近前,将怀里的孩子放坐到凳子上,之后,她一把拉住别样红的手臂,一番打量后,开心地说道:“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果然是你。诶呀,一千多年过去了,你的样貌是一点儿没变。”

“你除了瘦了,也没有什么变化。”别样红说到这一顿,随即疑惑地问道:“你是普通人,怎么可能……?”

“我不会长生不老,怎么可能活了一千多年呢?”女人问出别样红没有问出的话。

别样红也用眼神询问着。

“因为我不是唐朝人,我是现代人。”

“那你为什会出现在唐朝?”

女人将一只手腕上的镯子在别样红的眼前晃了晃:“有一种东西叫做龙龛,它和这个镯子可以帮我去到不同的时空。”

别样红听着这句话,突然想起了什么:“这里就是你说的你的家乡?”

女人点点头:“确切地说这里是我26年后的家乡。”

“26年后?”别样红不解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的家乡在26年前?2020年?”

女人再次点点头。

“你来26年后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这小子嘛。”女人伸手点着坐在身旁小孩子的脑袋:“他呀,误用龙龛跑到了2046年,我是过来找他的。”

“妈妈,这里很好玩,我们晚点回去好不好?”小孩子仰着头恳求道。

“好,允许你在这里再多玩一会儿。”女人抚摸着小孩子的头:“不过,到走的时候不能闹着不走,听到了吗?”

“好!”小孩子高兴地应道。

别样红看着在一旁玩耍的小孩子问道:“这是你儿子?”

女人笑着点点头。

“你和花锦棠结婚了?”

女人想了想,回道:“是,也不是。”

“嗯?”别样红听着这模棱两可的回答,不禁眉头一皱。

女人没有卖关子,向她讲述起自己的经历。

别样红听着,陷入女人的讲述中,直到女人拍打她的手背,她才回过神。

“我讲完了我的经历,你的呢?也讲给我听听呗。”

别样红淡淡地一笑:“我的经历太长了,会把你讲得睡着了。”

“无聊的经历我不感兴趣。”女人凑近,打趣道:“你的生命这么长,感情经历一定丰富多彩,我就听这个。”

别样红有些害羞地低下头,没有拒绝也没有开始讲述。

“你害羞了,一定有故事。”女人催促道:“快讲,快讲。”

别样红拗不过她,只得开始讲述。

一番讲述后,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各自饮了一杯酒。

沉默了片刻后,女人率先开口:“我曾经苦苦寻觅的人就在我的身边,幸运的是我找到了。而你能在漫长的余生中,再次遇到一个和明思空长得一样的人,是何其幸运。”

“不,我没有你幸运。不管是明大哥还是左锋,我们注定是有缘无分。”

“相信我,缘分有时真的很奇妙。”女人握住别样红的手,目光诚挚:“如果你还想抓住这个缘分,我可以帮你。”

“你帮我?”

女人很郑重地点点头:“我可以帮你回到过去,让你和你爱的人一起经历人生。”

“回到过去,和他一起经历人生。”别样红轻轻念着,眸中现出向往的神色:“真的可以吗?”

“可以。但是……”女人顿了顿,接着说道:“你和他离别的结局无法更改,到了该和他分开的时候,必然会分开。”

“没关系,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有一段没有遗憾的人生经历,我就心满意足了。”

“好,那你决定是回到唐朝还是2020年?”

“嗯……”别样红想了想,用炙热的目光回望着女人:“我想回到2021年。”

……

2021年9月1日,天气格外的晴朗,一所小学门前挤满了送孩子上学的人。

左逸阳一手牵着爷爷,一手牵着奶奶,站在学校的门口。他没有像其他上学的小孩子一样对着家人挥手告别,而是朝着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张望着。

“爷爷,奶奶,叔叔怎么还没有来?”他皱着眉头,问道。

爷爷和奶奶互相望了一眼,交换着眼神。

奶奶弯腰抚摸着左逸阳的头:“阳阳,叔叔昨天加班,晚上都没有回家,一定是累了,没有来得及赶过来。我们不等他了,进校门,好不好?”

“不!”左逸阳撅着小嘴摇摇头:“我要等,他答应我,我第一天上学,他会来送我的。”

“好,那我们就再等一小会儿。”爷爷拍着左逸阳的肩膀,安抚道。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学校门口的学生渐渐稀少起来,左逸阳执拗地站在校门口等着,依然还是没有等到左锋的影子。

这时,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来,门卫室里走出一个保安,冲着学校门口的左逸阳说道:“小朋友,预备铃响了,你再不进校门就迟到了。第一天上学就迟到多不好啊。”

“对啊,阳阳,这个叔叔说得对。第一天上学不能迟到。”奶奶蹲下身子劝说道。

左逸阳的小嘴依然撅得很高,他再次看看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只得转身走进校门里。

突然,一个人影挡在身前,一只手抚上他的肩头,温柔的嗓音在耳边响来:“没关系,你站在门里再等一会儿,说不定他马上就来了。”

左逸阳抬起头看着站在身前的人,她的眉眼间含着柔情,嘴角带着笑意,看着那张近在眼前的脸,他心中涌起一阵久违的亲近感。

“阳阳,我来了。”左锋大步流星地跑到了校门口,隔着伸缩门看着左逸阳,一脸地歉意:“对不起,我来晚了,都是叔叔不好,叔叔保证下次一定不会……”

“你总是保证,又总是做不到!”左逸阳娇嗔着打断左锋的话。

“叔叔的工作特殊,你要理解他。”

左锋听到这句话才注意到左逸阳的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他将目光看向那个年轻的女人。

“你好,我叫别样红,是阳阳的班主任。”一只修长白皙的手,隔着伸缩门伸到左锋的跟前。

“你是阳阳的班主任?”左锋眸中闪出惊喜的亮光:“你好你好,我是阳阳的叔叔,我叫左锋。”

“我是阳阳的奶奶。”

“我是阳阳的爷爷。”

“叔叔阿姨,你们好!”别样红微笑着点头,之后对着左逸阳伸出一只手:“等到你要等的人了,我们一起回教室吧。”

“好!”左逸阳伸手牵住别样红的手:“老师,您看起来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呀?”

“可能是梦里吧。”别样红拉着左逸阳边说边转身走去。

“阳阳,放学我来接你。”左锋冲着左逸阳的背影大声说道。

左逸阳闻声转过身子看着左锋:“你能说到做到吗?”

“能,叔叔保证。”左锋眉峰一挑,十分干脆地回道。

“你又开始保证了。”左逸阳的小嘴又撅了起来。

“一年级十点半就放学了。你记得早点来,不要迟到。”别样红微笑着提醒道。

“知道了,谢谢别老师。”左锋微笑着致谢。

别样红拉着左逸阳转身刚走了几步,又听见身后的左锋大声说道:“阳阳,你要好好学习啊,还有,听别老师的话,做一个好学生。”

“诶,这位家长不要在校门口大声喧哗。”门口的保安出声制止道。

“对不起,对不起。”

“学生们都已经开始上课了,不要再围在校门口了,走吧走吧。”

“知道了,我们这就走。”左锋冲着校门里的左逸阳挥了挥手,转身和爷爷奶奶离开。

别样红看着左锋离开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还好她回来了,还好她又遇见了他,还好他的腿没有受伤,还好一切还来得及。

“别老师,我们走吧。”左逸阳轻轻拉动别样红的手臂。

“嗯,我们走。”她嘴角噙着一抹微笑,拉着左逸阳缓步向前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综漫同人]今天也想换监护人呢

箬颜

[希腊神话同人]冥王抢婚成功后

希色

[综漫同人]咒言师每天都在柯学变强

白鱼沉舟

穿书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桔子面条

都市最强狂仙

朽木可雕

攻略那个主角!(穿越)

疏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