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分卷(28),攻略那个主角!(穿越),疏港,笔趣阁小说入口),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在听见王叔问他去哪后便将一开始准备好的目的地说出:去城北路,那里刚好开了一家电玩城。

好耶!少女一边麻溜的坐进车厢,一边抬手欢呼道:我想玩打地鼠赛车游戏等等,还有娃娃机!

说完,她拉起厉长钧的手,用透彻、亮晶晶的眼神极为渴望的盯着他,试图以这种方式让自己这位男朋友答应她的要求。

少女的眼眸偏深棕,厉长钧甚至能看清阳光折射在她的眼眸下他的身影,模糊的带着点细闪的边界。

好像啊。

他垂下头,默默用手心挡住了对方的眼睛,同时也掩盖了,那份光。

谢澜的眼睛也是这般,他也曾这样期盼的看着他过。

可终究,他错过了。

好,想玩什么我带你去。厉长钧闭上眼,声色沙哑的回答。

他原本只想快点了结这份让他感到不适的关系,可如今因为这双眼睛,他改变想法了。陪她好好的玩上一天再去讲这些事情吧,到底是他的问题。

少女不解的拉下厉长钧挡住自己眼睛的手,本想问他突然这样做是要干什么,但一下便被对方的回话移开了注意,惊喜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哦。

嗯,我说的。他点点头,似乎在通过眼前的人去怀缅谁。

电玩城。

城北路最初由一家上市公司投资建造,企图通过打造一条游戏街道吸引游客进行创收,但最后却因为国/家下发的与游戏相关的法案而被迫终止,落得一个惨淡收尾的下场。

仅留存下来的电玩城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因为在法案公布之前建设完毕就没有被强制拆除,但和一般开在商城里的游乐场所并不两样,因此平时来玩的人较少,只有在周末学生放假的时刻才算得上行人众多。

哇!那个玩偶好可爱!林玲一路拽着厉长钧的手蹿进人山人海的电玩城大门,最后指着一台娃娃机赞叹着并停下了脚步。

玩偶是最近大火的一部动漫片人物,抱着一把长剑做工精致的守墓人。

她眼底闪着光,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堆娃娃中唯一一个守墓人,甚至一度将脸趴到娃娃机外的透明玻璃上。

是这个吗?我帮你夹出来吧。厉长钧微微叹了口气,确认了她喜欢的玩偶是哪一个后,很快拿出兑换的游戏币认真夹起娃娃。

厉长钧虽然玩得很多,但从没碰过娃娃机这一类的游戏,更别提为了防止顾客夹出太多娃娃亏损,电玩城通常会将挂钩弄松。

他试了好几回,却始终不得门窍,皆以失败告终了。

诶!你不行!让姑奶奶我上!林玲等的不耐烦了,她翻起白眼,一把抢过厉长钧手里的一堆游戏币大声嚷嚷着,看到没?要这样,摇这个钩子才行。

她一边讲解着,一边按照自己的手法移动好位置再按下按钮,随后静静等待成功的到来。

不巧,她也失败了。

娃娃在勾起的一瞬间又重新落下了。

少女沉默了,还感觉有些脸疼。

厉长钧无语的看着她,识趣的闭上嘴,一言不发,不去打击她的自信。

失误!让我再来一遍。

她咬牙切齿的投下硬币,打算一雪前耻。

这回更惨,钩子直接空了,连勾起娃娃再落下的步骤都省略而过。

再来!

再来!

哈!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再来!

许久后,厉长钧站在一旁,机械的进行递给游戏币的动作复又停下,亲眼目睹了一次又一次惨不忍睹的失败,最后发现她第一次勾起娃娃的那回竟然是最好的成绩。

厉长钧沉默了。

他放下只剩几个硬币已经空了的篮子,轻轻拍了对方的肩膀道:一会再来勾怎么样?硬币不够了。

啊?少女蓦地从疯魔的状态里回过神,颇有些难为情的意思,撇嘴道:现在这么一看,我也不是很喜欢这个玩偶了。

一定是我刚才看走眼了!对没错!她忍痛扯开了粘在娃娃上的眼神,拉起厉长钧就想离开这个伤心地。

刚好还有三个硬币,能再玩一次,让我试试吧?厉长钧揉揉有些僵硬的手腕,低声询问道。

好吧好吧,你来试。她挥挥手,眼不见心不烦的站远了,竟是一点也不抱有希望。

钩子本身是很松垮的,微微移动摇杆便能晃动起来,换而言之若是能找准角度就能靠这扯下娃娃。

很困难,所以角度一定要找对。

厉长钧眸光微闪,确定了方向后猛的按下按钮。

可以,成功了。

他松了一口气,将得之不易的玩偶取出,转身放到了正惊讶的发不出声音的林玲手中。

太厉害了!!她看看玩偶,再抬头看看厉长钧,惊喜到要蹦起来的程度。最后眉开眼笑的蹭蹭玩偶,随即抱着厉长钧的脖子不撒手。

也正是因为无数次的失败才显得这份成功,这个玩偶格外珍贵。

她从没这么喜欢过一样东西。

走走!我们快去玩其他游戏吧!林玲兴高采烈的喊道,同时珍重的将玩偶收起打算作为今天的特别纪念品。

我会好好保存它的!

厉长钧点点头,完全顺着少女的意思。

但两人不知道的是,在另一台娃娃机背后始终站着一个人牢牢盯着他们,从两人踏进电玩城的第一步开始。

那人红着眼眶,狠戾的看完少女,收回眼神后复又凶恶的看向厉长钧。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取的标题很有意思

40.告白

在谢辞十多岁被谢家赶出帝都后, 这么多年来全是凭借打工得来的钱财度过学业,高中虽然不属于义务教育的范畴,但对于省吃俭用的他来说学费并不难负担。

即使最初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狼狈不堪, 一度沦落到吃不上饭的地步, 但还是在自学完计算机课程后达到了养活自己的水平。

但他对生存并没有欲望, 有时候他也会静静坐在放学后空荡的教室里, 出神的端详窗外落寞的黄昏, 与天穹相接的地方,泛着说不出的光芒。

他可能, 在等待谁, 在为谁而活。

在十岁之前, 他从没发现过自己居然会有关于计算机的才能,可恰恰在陷入了绝境后他获得这份天赋。一切都是太不可思议了。

以至于他每每自嘲于这份天赋是否仅仅只是为了让他能活下来, 活着等待什么, 除此之外, 别无他物。同时也昭告了他贫瘠晦暗的一生。

或许曾在遥远的过往,有谁附于他的耳畔亲手教导, 一点一滴赋予了他别样的色彩,连带着灵魂也尤为深刻。

谢辞用力按压着心口, 咬牙忍下心底突然破土而出的深深懊恼与恐惧。

他万万没想到能在打工的地方撞见借口约人出门的厉长钧,这份工作只是被网吧老板临时邀请, 但出于存款窘迫的情况他还是开口答应了。

撞见厉长钧是意外, 可也恰恰符合了谢辞心底深处不愿触碰的梦魇,正如他一开始向厉长钧所探究的, 原来真的是女孩子啊。

或者说是,女朋友。

为什么跟我否认是和女生出来呢?......为什么要,骗我?谢辞紧紧闭上眼睛, 口中喃喃自语道。

他攥紧拳头,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你走那么快干嘛?

林玲跟在后头冲身前的厉长钧喊道,见他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便索性跺跺脚不动了,就这么气鼓鼓的站在原地盯着对方的背影。

她才不跟呢!!就她一个人傻乎乎的走在后面,身为男朋友也不知道等她一下。

这很难吗?

太气人了!!!

好好......那我走慢点。

厉长钧无奈的回头,轻声安抚眼前这位正在气头上的大小姐,一边熟练的将责任全部推到自己身上,却丝毫不提是她光顾着旁边的游戏厅而走太慢这回事。

只是楼上还有一层,不快点可就玩不了全部游戏了?厉长钧眨着眼,将手递向少女,语气平淡的反问道。

他微微侧过头,确认了少女走在他的左手边是安全的后,便领着她向电梯口走去。

好吧好吧,为了游戏,冲冲冲!林玲不情愿的嘟囔几句便干脆的为游戏低了头,在她来怼厉长钧远没有游戏来得快乐。

跳舞机,虚拟射击,打地鼠她来了嘿嘿嘿!

反正今天的钱都是厉长钧出,这回她终于能想玩什么就玩什么了,跟老爸一起出门玩还要问这问那,不如这样快活。

晚点我送你回去,你父亲应该派人来接你了。厉长钧淡淡的着少女兴奋的笑颜,出于不可知的恶趣味,低声说道。

之前和谢澜去游乐场玩也是这样啊,他那张明明很兴奋却还要隐忍的表情,也是如同这般。

让人心生戏弄之情。

厉长钧着她,思绪去飘忽到了遥远的地界,那些曾经给予过他幸福含义的记忆,无一不与谢澜有关。

他没见过自己的父母,更不存在朋友。

或许谢澜在某种意义上,于厉长钧,于他,是无可代替的。

轻柔的一声叹息在拥挤的电梯里很快消散。

你怎么了?林玲歪着脑袋,抬头向厉长钧。

她本来还在为玩好就得离开而难过,并且试图收买厉长钧为她遮掩事实,没想到人家根本没理她,说话也没反应,跟块木头似的。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早上到的一束光,很美,可惜我没拍下来。厉长钧冷漠的摇摇头,不再提及刚才的话题了。

真可笑,明明他的任务是成为位面之子的光再黑化他们,可当他回首过往才发觉。

原来,你才是我的光啊。

古里古怪的,哼。林玲双手抱胸,也不去理会他了。

厉长钧一直陪她玩到了傍晚,久到派来接她的人甚至吃好了宵夜,她才不情不愿的点头答应回去。

喂,以后也没什么机会见面了,这次就好好告别吧。林玲侧过脸,望向走道旁亮眼的指示灯,轻声说着。

他们之间谈不上什么感情,因此离别的话说起来更没什么起伏。

厉长钧:怎么告别?

我爸让我毕业后出国,所以这次来找你顺道分个手。她摸了摸脖子,一时间竟觉得自己是个渣女,不自在的说道:你呢?下一任女朋友好是谁没有?

没。厉长钧顿了顿,好笑道:不过有趣的人倒是碰到一个,以后应该没空交女朋友了。

是吗?林玲挑眉反问,下一秒又嗤笑的讽刺道:那我倒希望他能有趣久一点,让你能少祸害其他女生吧。

说到底,她还是不惯厉长钧这么的挥霍和对待感情,那些女孩不计较,想必一开始也考虑清楚了。

就知道跟你谈分手肯定很顺利。林玲淡定的拍拍厉长钧的肩膀,指了指楼梯口的方向道:祝愿你未来能真正碰到所爱,也不会错过吧。至于本小姐的征途,那可是阳光大道,星辰大海。

就这样吧,李叔还在等我,先走了。

她冲厉长钧挥挥手,身影则一点点消失在光亮中。

厉长钧失笑的着她一点点走远,直到再也见不到影子的时候才低声自嘲:谢谢你的祝愿。

不过我已经失去了。

他靠着阴影中的那块墙壁,日复一日的回忆曾经的过去,犹如一条丧家之犬。

不知道在许久的未来,他是否还能回想起谢澜的模样。时间会消磨一切,同样也包括记忆。

但他,不想忘记。

厉长钧攥紧手心,起身从楼道离开了。

他打算去楼顶吹吹晚风,游戏城专门开放了顶楼,在周末是可以上去参观的。

夜晚的风刮过高悬在一旁的广告板,带来一些响动。除此之外,听不到一点声音。

没人,但电灯还是照常工作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穿越架空小说相关阅读More+

和阴冷太监结为对食后[穿书]

凉白苏

穿书后我只想当花瓶[娱乐圈]

轻风白杨

开局先交出玉玺[基建](穿越)

青鸟临星

天王归来

明喜

重生:我为人类守护神

超级奶爸

无敌双宝:蚀骨前妻太难追

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