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节操的高二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分卷(4),[咒回同人]人设矫正员,洒节操的高二子,笔趣阁小说入口),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夏油杰说:看见鹤田同学的时候,我也想到了田间野鹤展开洁白的羽翼,在太阳射下的光尘之中飞舞的模样。

别问,问就是轻小说作者的中二或者文艺病犯了。

鹤田阳没料到男生会这样回应她的话,微微红了脸:夏油君真是不可思议呢。

有吗?跳过用名字造句这一话题,夏油杰估摸着班主任该叫人过来了:鹤田同学的自我介绍想好了吗。

鹤田阳点头:是的,早在来学校前我就在家里排练了好几遍了。

夏油杰略显诧异的看了女生一眼。

「在家里排练」鹤田同学是主动提起了自己的事。

对初次见面的男生说这样的话他们关系还没有近到这个地步吧。

嗯也许是自己平易近人,打消了鹤田同学的紧张情绪?

猜想被拉开职员室大门的学生打断了,一位留着厚刘海的男生请他们去教室。

夏油杰和鹤田阳站在讲台的两侧,在黑板左右分别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都是做过准备的人,两人自我介绍时都侃侃而谈。夏油杰目光飞速的掠过教室全体,很快看到了右后排的两个空位置。而最后边靠窗的倒数第二排位置,坐着一个白发蓝眸的男生。

是悟。

此时五条悟正转着手中的圆珠笔,另一只手拖着腮,视线扫了两眼转校生们,又不感兴趣似的重新低下头去。

班主任在两位转校生完成了自我介绍后,分配起了他们的座位:夏油同学坐在五条同学的后面,鹤田同学坐在黑川同学后面吧。

不用特意讲出来也能看出,五条悟虽然蜷着背,但身高还是不低的,能坐在五条悟后面的,只能是较高的夏油杰了。

而班主任口中的黑川同学也是一位男生,虽然坐在倒数第二排,但从显露的上半身来看,这位男生的身量并不高。

从班主任把鹤田阳安排在他后面的座位来看夏油杰根据经验估算着,鹤田同学有165的身高,那么黑川同学,是连鹤田同学的身高都没有达到吗?

最侧排的位置受身高影响不大,就算前面的人比后面的高也不会挡住后方人的视线。

两人坐在了右侧的最后排两个座位,鹤田阳放下手提包后,扭头对着算是半个同桌的夏油杰说了一句:接下来一年,请多指教,夏油同学。

这里才是,请多指教。

安排完转校生的座位后,班主任提早了几分钟下课,并发话让大家与转校生好好相处。

得到了全班同学的一致好的回答。

如同漫画一样,一下课,男男女女们就热情的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

怎么这个时候转校?都高三了啊。

夏油?居然留着长发啊,好大胆的尝试。男性留长发,大多会显得油腻或者女气,但在夏油杰身上就不会有这两种特质,甚至显得他更有魅力了。出声的男同学语气敬佩。

另一名男同学端详了半天,发表意见:哎果然是看脸吧。

呐,是鹤田同学吧?你有没有男朋友啊?这话是一个外表开朗的女生问的。

啊啦,鹤田看着是个大小姐的样子啊。

鹤田阳有些局促的摆摆手:没有的我来这边上学是父母工作变更的关系还有那个

即使在家排练过,一下子面对这么多的问题,鹤田阳也不免手忙脚乱了几分。

与面部浮现慌乱的女生相比,夏油杰这边可谓是游刃有余,他一个个按顺序回答着同学们的问题,眼睛的余光却扫了好几眼毫无反应的前桌。

夏油杰暗自纳闷着,怎么回事,悟不和他讲话就算了,连对坐在斜后方的女主角也一点表示都没有吗?

好了,你们让一让。刚才去办公室喊人的厚刘海男生从同学之中挤了进来,手上拿着两张表格:你们好,我叫陆井,是这个班的班长。

陆井将表格递给夏油杰和鹤田阳,道:这是我们学校的社团,不过我们已经高三了,所以没有强制参加的意思。如果有感兴趣的社团的话,也可以去看看。

对了,你们有账号吧?

得到肯定的回复后,班长陆井从兜里掏出手机,加了两位转校生的好友,把他们拉入了班级的群聊。

还有参观学校的事啊,今天我有班委会陆井讲到这里,头疼的扶了扶额,不过很快就有不少学生积极自荐。

我来吧!夏油君,我今天很空哦。

一边去,你的眼睛都变成爱心状了。扎着马尾辫的女生搭住了爱心眼女生的肩膀,夏油,我先声明一下,这可是个坏女人,不可以着她的道哦。

什么啊你又掀我的老底!

都高三了,消停点吧姑奶奶。

欸不要嘛,难得来了个新帅哥那我来做鹤田的导游吧!

坐在鹤田阳前面的小个子男生黑川转过了身子:鹤田同学,需要的话我可以

夏油杰非常有礼貌的拒绝了所有人:谢谢,不过我觉得学校还是自己逛逛比较好,就算迷路了,几次下来也就熟悉了。

鹤田阳连忙顺着夏油杰的话拒绝了黑川:我也是这样想的!

哦豁?马尾辫的女生勒着好友的脖子,露出了八卦的神情:你们是一起转校来的,不会之前就认识吧?

被勒住脖子的女生举手抢答:或者是情侣?

鹤田阳:不是的!

夏油杰:不是。

这可是悟的女主角啊。

说到悟

夏油杰分神瞄了眼前桌的白色脑袋,对方正聚精会神的在桌上写着什么,一点没有加入他们这边聊天的意思。

不对劲啊,以悟闹腾的性格,转校生这种大事怎么可能不参与?

没话找话会让悟不耐烦,夏油杰等到放学,望见一个男生背着包匆匆来到五条悟的座位:抱歉五条,我有点急事,今天的值日

我知道了。

那男生的话还没说完,五条悟就说出了他想要的回答:我来做就好。

从夏油杰的角度,五条悟略偏着头,垂眼看不清神情,但那抹浓密的白色睫羽如一只飞蛾一般,停驻他的眼皮上方。

得到回应的男生很是高兴:谢了啊,五条!

话毕,他小跑着出了教室,看得出是真有急事。

悟会答应帮别人做值日?

还没等夏油杰疑惑完,坐在夏油杰右手边的女主角终于有了动作。

她缓缓站起身,朝着五条悟的座位走去:五条君?

作为初来乍到的转校生,她自然不知道大多数同学的姓名,今天也只是记住了同为转校生的夏油君、班长陆井君、前桌黑川君、还有几个女生的名字而已。

刚才有急事的男生停在了五条悟的桌前,还喊出了「五条」这个名字,鹤田阳终于对那张在讲台上一扫而过的熟悉面容有了准确的印象。

似要验证一般,她靠近了五条悟,仔细观摩了对方的脸型后,终于确定了:果然是五条君呢。

后面的夏油杰几乎要握拳呐喊一声:这次稳了!

虽然只是两句话,但足够夏油杰分析一波。

女主角和悟以前认识,接着分开了,然后转校重新相认。

这是什么?

上次的优春同学作为青梅没有HE,这次的鹤田同学属性比青梅高了一个范畴

这是传说中的天降青梅!!

出乎夏油杰的预想,五条悟只是抿了抿唇,用完全陌生的目光上下扫了鹤田阳一眼:你谁?

白发男生的眉毛一挑,带着不可言说却令夏油杰分外熟悉的骄纵:别乱认人啊。

夏油杰心里的小人哐的一下以头撞地。

好家伙,他就知道。要悟好好跟女主角讲话,博得较高的第一印象分,根本不可能。

夏油杰出来打着圆场:你叫五条吗,是和鹤田同学以前认识?

女主角绝不会认错人,只要五条悟不失忆,他们绝对有一串过往。

但当夏油杰见到五条悟表现得毫无印象的神情时,心里还是暗暗打起了鼓:不会吧,他真记不得了?难道真有失忆这种狗血情节?

五条悟那双蓝色的苍天之瞳比任何宝石都耀眼,此时这双眸子正牢牢的盯着夏油杰的那一撮额发。

奇怪的刘海。

夏油杰:

心里的天使小人疯狂拉着想要放咒灵的恶魔小人,最终还是被恶魔小人挣脱。

夏油杰捋起了袖子。

他知道了,五条悟这货不打一顿就是不行!!

第5章 、矫正第五天

从身体开始发育时起,性别意识就被刻印在了人们的脑海中。

不可以殴打女生。

不要和女生计较。

要学会尊重女性。

有些人会认真执行这些刻印,有些人会抹消这个刻印,当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局外人。

只是因为一句话评价外表的话而吵起来、甚至打起来,如果双方分别是一男一女,舆论大多会偏向女性那一方。说男性没有分度,居然因为这样的理由和女性斤斤计较。

而打架双方是男性的话,在了解前因后果后,舆论会偏向有理的一方。

当然,这个「有理」,是人们的主观意识决定的。

五条同学,对新同学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太失礼了。班主任叫来了两位打架的同学,开始劝诫引导。

夏油同学也是,第一天就出手和同学动手班主任看到了五条悟两边脸颊上的淤青,语气严肃:伤害同学是不对的。

夏油杰摇了摇头,阐述道:不,老师,不是这样的。

白天一直下雨,教室内部的空气闷的很,等到快放学时,雨终于停了。靠窗的五条悟在前几节课依班内同学的要求,开了窗。

他们的教室就在一楼,不远处就是操场。经常有运动部的社员路过这栋教学楼前往场地。

大概是部团的人,也可能是捡了棒球随便玩玩的人,居然在没有防护栏的操场外围扔起了棒球。

也许是手滑了,那个棒球居然直朝着教学楼飞来!

夏油杰是五条悟的后桌,那时正直视着五条悟,看不到窗户外边,等棒球进入夏油杰的视线时,那颗白色的小球已经飞进了教室内部、离五条悟的脸只有不到三十厘米了。

刚刚还在心里想着要打五条悟一顿的夏油杰根本来不及细想,咒术师的本能发挥了巨大作用,夏油杰右手飞速上前,钳住了五条悟的下颌,把人往下狠狠一拽!

因为在救助被诅咒盯上的无辜群众时,夏油杰一向是以民众的安危为第一要义,比起消灭诅咒,他会选择率先救下人质。

而夏油杰也被五条悟的相貌影响到了,如果是普通人质,那么在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夏油杰会尽可能放松动作,不给人质造成二次伤害。

但人质是五条悟的话

掐住五条悟脸部的那只手,夏油杰可是用了不小的力道。

如果是咒术师五条悟,估计嘟囔个两句就好了,还要叫唤的话,投喂个棒棒糖就真的没事了。

只是现在的对象是同人世界的普通人五条悟,小少爷可是比精养的猪猪还要细皮嫩肉。

于是五条悟他直接脸上青了两块。

对,被夏油杰的力道硬生生按青的。

松开五条悟时,夏油杰都被那两块大淤青惊了一下,干巴巴的询问:你没事吗?

刚才还平静的蓝眸中直接盈起了一层生理水雾,鹤田阳都顾不上自己刚才碰壁的失落,赶忙上前嘘寒问暖。

他们的声音通过敞开的窗户传了出去,扔球的学生仿佛认为自己误伤了人,都不好意思出现了。

再然后,就是班主任巡查值日的时候,发现了他们三人的可疑举动,于是把他们叫进了办公室。

是这样的吗?班主任看向一同来到办公室的鹤田阳。

鹤田阳道:夏油君说得没错

在抓住五条君的下巴后,确实有个白色的什么东西飞了进来,她粗略一瞄,确定那是个棒球。

但等到班主任带着他们重回教室时,那个棒球已经不见了。

应该是趁着他们离开,扔棒球的学生赶忙捡走了球。

班主任皱皱眉,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五条悟:五条同学,夏油同学和鹤田同学说得是真的吗?

虽然不想如此揣测他的学生们,但也不排除两位同学事先对好口供来欺负一位同学,何况五条同学他

疼得厉害的五条悟挪了挪办公室里提供的冰袋,哑声道:是真

刚一出声,五条悟就发现了自己嗓音的不对劲,这种哭了一样的沙哑是怎么回事啊!?

他直接闭了嘴。

而半路闭嘴的五条悟只得用动作来表明自己的态度,白发男生忍耐着脸颊肉上一动就带来的疼痛,慢慢的点了个头。

见五条悟也承认了夏油杰话语的真实性,班主任也未再过分深究,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五条同学的伤,有时间的话去医院看看比较好哦。

夏油杰对老师道了再见,随后转过身,讪讪的与五条悟的蓝眸交汇了目光:那个,值日我来替你做吧。

五条悟回他一个「这不是应该的吗」的眼神。

夏油杰只得举手投降:我知道啦我知道啦,那你等我一下,放学后我请你喝奶茶补偿你吧。

脸颊青肿着,开口说话都会疼,五条悟继续用眼睛传达自己的意思:「只是这样?」

你要喝什么口味都可以,我都报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重生5岁半,带着妈咪火爆全球

漠伊瑜

银龙[西幻]

最白

万国战神

江子

她是三爷的掌心娇

卿浅浅

二次沦陷 (1V1,H)

橘猫不胖

大唐:我的徒弟是长乐公主

丛林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