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节操的高二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分卷(5),[咒回同人]人设矫正员,洒节操的高二子,笔趣阁小说入口),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不够。」

一周。接下来一周你的放学后甜零食我都包了怎么样?想到自己应该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五条悟的喜好,夏油杰便把说出一半的甜品改成了零食。

所幸五条悟也没有多想的意思,又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即把目光收了回去。

夏油杰轻轻舒了口气。

看来是解决了。

一直没出声的鹤田阳有些不明所以。

夏油君和五条君,明明是第一天见面,却好像很熟的样子

值日是两人一组,和五条悟同组的人有急事先走了,做值日的就剩下了五条悟一人。不过值日的工作量并不大,扫扫地擦擦黑板就可以了,都是学生们可以做好的工作。

鹤田阳本也想留下来帮忙,可她的手机忽然一响,是邮件。她看完了邮件,脸上露出抱歉的神情:不好意思,夏油君、五条君,我要先回去了

夏油杰道:没关系的,本来就是我的责任。

女主角离开后,夏油杰便进入了状态,开始用心打扫卫生。而受害人五条悟则坐在座位上,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就这么看着夏油杰忙前忙后。

夏油杰擦掉了最后一节课的板书,打开了放在讲台上的值日名单。

他和鹤田阳刚转入这个班级,两人还没有编排进入值日名单。不过班里的人数是双数,不出意外的话,他会直接鹤田阳一组做值日。

白发男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书本已经都放进了手提包,他整个人半瘫着,像猫一样匍在课桌上,一双蓝眸追觅着夏油杰的身影微微颤动着。

五条家是京都名门,谁也不清楚这位嫡出的少爷为何要跑到东京来读书,圈子里说法众多,最可靠的说法,也是本人曾放过的话:五条悟是不想见到那一堆兄弟姐妹。

现在是21世纪了,但有些家族中还是有着古老的思想当家的男主人为了生出血统最正宗、天赋最优秀的孩子,会娶数名妻子,即所谓的正房和偏房。

也不知道五条家在日本的地位究竟到了何种地步,如此赤.裸.裸的重.婚罪,居然没有警察把当家逮捕。

五条悟是当家正妻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嫡出。

在这个性别可以自由选择的世界里,五条悟是这样被教养长大的:

「悟,你是未来五条家的家主,你要成为男性」

不同于普遍家庭的中性名字,五条悟在一出生就被冠上了偏向男性的名字。

现当家的身体每况愈下,几个偏房的子女把京都老宅的火.药味搞得更加浓厚,受不了家中的乌烟瘴气,五条悟只身前往了东京。

五条家底蕴深厚,即使是东京也有分宅。五条悟并没有与家里人断绝联系,他只是不想见到那帮吵吵闹闹的名义上的兄弟姐妹,以及家里脸皱得跟死人样的烂橘子们,所以他住进了东京的分宅,当一个自在的小少爷。

学校也是就近选择,权当打发时间。

五条悟敢这样有恃无恐的离开本宅,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的优秀。

学校的成绩不用说,次次都是第一。还非常具备商业头脑:他购进的股票稳赚不赔,老当家给予五条悟的试水投资,五条悟都赚了个盆满钵满。

只要老当家脑子还清醒,五条家是不会交到那些偏房的私生子手上的。

不过五条悟本人对此兴趣并不大。不如说,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事物。

前16岁的人生过得顺风顺水,身边人随便给他指个方向,他就握着舵朝那边开出一道航线。纵观茫茫大海,他无措又迷惘,因为他没有任何想去的地方。

与夏油杰熟知的不可一世的五条悟不同,这位小少爷的性格貌似软了不少。

在桌上化成一滩液体的五条悟被倏然走进的夏油杰拍了拍肩膀:喂,还好吗?

长时间盯着一个方向,思绪跑了偏,没有聚焦的五条悟眼前已经一片模糊,没看清来人刚才靠近的动作。

隔着衬衫感受到了外人的温度,五条悟的眼睫扬起,向上方看去。

这回,他看清楚夏油杰的脸了。

男式制服的领带系在内里的白衬上,薄唇,鼻梁高挺,狭长上勾的眼形应该是和狡邪挂边,可在夏油杰的眉骨之间却散发出一股无端的温和,与周身内敛的气场极其契合。

怪不得一下课就会有女生围过来搭话,外貌也算有点资本啊。

第6章 、矫正第六天

夏油杰对自己下手的力道还是有几分数的,按理说不该这么严重才对。但事实上,五条悟白嫩脸蛋上的淤青尤为可怖,加上小少爷无辜又委屈的小表情,像是遭到校.园.暴.力的受害者。

受害者。

夏油杰真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对五条悟用上受害者这个词。

他咳嗽了一声,靠近了要去看五条悟的伤口:还疼吗。

五条悟机灵的一躲,用眼神控诉。

蓦的想起两人是完全不熟的关系,夏油杰只得绕过五条悟的座位,拿起自己的包,与五条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我不碰你伤口,我们去喝奶茶吧。

五条悟乖乖站起来,挎上包跟夏油杰出了教室。学校附近不愁没有奶茶店,夏油杰用手机搜索了一下,很快找到不远处就有一家风评不错的店铺。

就去这家吧。夏油杰把手机屏幕上的奶茶店外观图给五条悟看。

这个时间的学校内部的路上没什么学生,回家部的早就回家了,有部团活动都在操场或者其他教学楼,夏油杰一时也没注意到什么不对。

等他们走出校门,经过了一辆黑色林肯拐入大道,行人各式各样的视线落到他们身上时,夏油杰才感受到了那丝丝的违和。

夏油杰侧目,白发男生脸颊上被他摁出来的淤青扩大了一小圈,淤青边缘处毛细血管因堵塞而隐隐发紫,好端端一张脸上挂着这样的伤,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

第一天的夏油杰还是不够敬业,就算五条悟受伤了,他的脑子还有着这种小伤很快就好了吧的想法。

在咒术师夏油杰的眼里,只要不是会死的致命伤,都是小伤。

抱歉你等我一下。

路过一家24小时便利店,夏油杰进去买了药油棉花,还有口罩。

在便利店门口拆开口罩的包装盒,夏油杰拿出一片口罩,把纸盒塞进自己的包里:先戴上吧。

一路上都没说话的五条悟伸手接过来,动作不太熟练的拉开口罩的折叠纹,把它戴上。

这位五条小少爷看着挺高,身材却并不健壮,夏季校服露出来的胳膊也是白白嫩嫩的,没什么肌肉,看起来挺弱不禁风的。

除了脸和名字以外,和夏油杰所熟知的五条悟是真的很不一样。

而五条悟看夏油杰也觉得怪异。

东京这边他完全是人生地不熟,学校的同学们也不知道「五条」这个姓氏意味着什么。加上五条悟不怎么经营人际关系,从没有表现出要和谁做朋友的意思,主动约他出去玩他根本不会赴约,因为外貌而上前想打好关系的学生都被一一拒绝,班级群聊里也只是当一个潜水者。

久而久之,班里的人只把他当作一个普通同学来对待。

不会刻意的讨好他,也不会有意的疏远他。

当然,同学们私底下默默观赏五条同学的美貌这等事,他不想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两个转校生中的女生暂且不论,这个男生五条悟是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确定他们之前并不认识。

那么标志性的一撮刘海,见过就不可能忘。

而且今天这个估计称之为意外好了。

扯了扯嘴角,牵动了脸颊肌肉的鼓动,疼痛立刻通过神经传递到脑海。

五条悟疼得下意识抚上痛处,结果淤青因为手指的按压更痛了,口罩后的脸顿时呲牙咧嘴皱成了一团。

旁边的夏油杰似乎没发现他的小动作,领着五条悟进了奶茶店。最角落处还有一个双人空位,夏油杰指指那边,示意五条悟过去占座。

明明脸上疼得心情转阴,五条悟却非常自觉的走到了角落的位置,等他坐下来后才反应过来:他干嘛那么听那家伙的话?

而且请他喝奶茶都不问问自己的意见吗?

手提包被随意的放在地上,五条悟抱着一个奶茶店自带的靠枕,透过竹帘打量着在前台买奶茶的夏油杰。

黑发男生脊背挺直,袖子没有一丝褶皱,手指骨节分明,脖颈与下颌形成一条完美的弧线,略长的头发随意披散着。在一群学生顾客中,同样穿着制服的夏油杰明显有那么一抹与众不同。

像是一坛陈酿,乍看与白开水没什么不同,却需要细看细嗅细品才能知晓其中的味道。

饮品都是现做的,夏油杰不爱喝过于甜腻的东西,他给五条悟点了一杯额外加糖的焦糖布丁奶茶、一杯青柠芦荟的果茶,给自己则是点了杯冰咖啡。

夏油杰举着托盘走过来,他速度不慢,步子却很稳,容器内的水平线没有一点抖动。

五条悟被黑漆漆的咖啡没兴趣,把目光放到了暖褐色的奶茶和颜色鲜艳的果茶上。

两杯都是你的。

三杯饮品被夏油杰端下,他又把临时借的托盘还给了店员,回到座位上时,见到五条悟正对着面前的两杯奶茶发呆。

夏油杰捧起自己中杯的咖啡,吸了一口,继而望向五条悟,看他会先选哪一个。

五条悟着实犹豫了好久,久到夏油杰都掏出手机来打发时间了。

他也不催五条悟,时不时小抿一口咖啡,点进今早进入的班级群聊。

也许是老师在里面的缘故,群聊的消息不多,夏油杰点进群聊信息,找到了备注为「五条悟」的账号,发送了好友请求。

但对面的白发男生身上并没有传来手机提示音,估计是调成静音了。

夏油杰只得出声:五条,通过一下好友,我加你了。

这句话打断了五条悟的思考,白发男生慢悠悠的拿起一根吸管,对着左边的焦糖布丁狠狠插.了进去。

他摘下口罩,露出泛着淤青的脸,微微张开嘴含住吸管,喝进了第一口奶茶。

饮品和解渴的白开水差不多,没几个人会专门为了味道而小口品尝,大家都是囫囵吞下,仅靠着口腔内残留的余味品尝。

五条悟也是如此,他咽下了第一口奶茶,开始细细品鉴。五条小少爷上下学都有专车接送,也不参加同学活动,这种学校周边的小店,他其实还是第一次来。

不过近些年在青少年们之间流行的奶茶,他早就在喝了英国皇家红茶混合着进口牛乳,家里的厨师还会专门制作点心以供搭配。

他放学到家正好是四点,是下午茶的时间。然后晚上八点再吃晚饭,接着做一些杂事打发时间,十二点睡觉。

第二天八点起床,吃了早饭后坐车前往学校,会提前十分钟赶上九点的课。

午饭带得则是佣人准备好的便当,说到便当

今天的便当饭盒落在抽屉里忘记带回来了。

五条悟泄愤般的又吸了一大口奶茶,从手提包夹层掏出手机,给司机发了「再等等」的指令后,进入聊天软件,通过了夏油杰的好友申请。

夏油杰的头像是一杯一杯咖啡?

五条悟狐疑的抬头,望向对面,将夏油杰手中的咖啡与夏油杰聊天软件的头像做对比。

晶莹的蓝眸眨了眨,缓缓扫过杯子的纹理、咖啡的色泽、背景五条悟确定了:夏油杰的头像就是刚刚拍的。

当五条悟观察着夏油杰的社交账号时,夏油杰也对着五条悟的头像思索。

是只猫。

白毛蓝眼睛,看着就有一股娇生惯养的贵气,应该是那种标价很高的宠物猫,好像是叫什么布偶猫?

夏油杰对猫不怎么了解,他有疑问,也问出口了:你家猫是什么品种的?

五条悟一怔,打开了刚刚通过验证消息的聊天框。

五条悟:

野猫?

夏油杰说:看起来真不像呢。

五条悟一边喝着奶茶,一边用手机回复:

夏油杰抿了口咖啡:它把你当成主人了吧。

都把猫当头像了,悟肯定比嘴上讲的用心得多。恐怕不止是喂食,照片上的白猫干干净净,说不定还准备了猫窝、定时给猫洗澡。

五条悟:

即使有了养猫的举动,他也没有把白猫当成的需要负责的对象的自觉。

五条悟捧在手上的奶茶已经喝掉了一半,吸吮吞咽还好,但一开口脸就会疼。所以他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咖啡头像的聊天框发文字消息。

夏油杰:好好负起责任啊,养熟了猫咪再抛弃,是很过分的行为。

五条悟不以为然:

夏油杰先表示认同:说得对。

接着提出:只是从道德层面上过不去而已,就算你把头像的猫咪扔出家外、丢到排水渠,也不会有警察来抓你的,最多就是一些爱猫人士看到会表示强烈谴责。当然,如果没有任何人看到的话,连谴责声都不会有,因为除了你和猫以外,谁也不知道你抛弃了猫。

夏油杰将空了的杯子放到桌上,解开手提包的扣子,取出刚才便利店买的药酒和棉花。

五条悟的焦糖奶茶已经见底了,他听了夏油杰的一堆大道理,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这是个满口正论的人啊,自己和他绝对合不来。

不过他选得奶茶还算合胃口。

五条悟松开吸管,把注意力放到了另一杯果茶上。

忽然一阵拉力袭来他的手腕被攥住,整个人以手腕为重心被对面拽了过去,还坐在座椅上的五条悟不得不挺直了上半身,把脑袋凑到了对面拉人的夏油杰面前。

什?

么还没有说出来,一股冰凉就贴上了脸颊的伤处。酥麻感骤时从尾椎上爬,一点点侵入大脑。距离过近,五条悟根本看不清夏油杰拿了什么去碰他的脸。

鼻翼动了动,嗅入了一股苦涩和酒精味,夏油杰此刻是轻轻的涂抹,五条悟只感到了爽感的凉意。

不痛。

还可以忍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重生5岁半,带着妈咪火爆全球

漠伊瑜

银龙[西幻]

最白

万国战神

江子

她是三爷的掌心娇

卿浅浅

二次沦陷 (1V1,H)

橘猫不胖

大唐:我的徒弟是长乐公主

丛林霸王